主打
  南都訊 記者張東鋒 太陽底下無新事。兩年前被網友視為“廢話體詩歌”的“烏青體”,這兩天又在網上火起來了。如此前一樣,雖然好多網友仍表示“讀不懂”,甚至認為烏青的詩“浪費紙”,但就像是相輔相成的一對,被“黑”的“烏青體”也越來越紅,以致烏青本人都在微博上調侃:“專業被黑15載,越來越烏青。”
  網友:看完感覺白活了
  對於再度引發圍觀,烏青也很意外。“(事實上)那本詩集是幾年前出的。”烏青昨日對南都記者說。
  微博記錄顯示,烏青此番再度走紅微博,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一本名為《天上的白雲真白啊》的烏青詩選———先是一位資深出版人11月2日在微博上曬了這本詩集並好奇,“這確定是一本書,詩集,而不是廁紙嗎?廁紙都嫌臟。這樣的東西也能出版,真是又神奇又悲哀。”
  繼而,微博名為漫畫家的“夢想家莊小亂”11月7日也發了一條這本詩選的圖文微博,然後感慨:“看完真的感覺自己白活了。”
  “我也是醉了。”網友“H illary鐘”在“夢想家莊小亂”的微博後如是評論。在後者的微博照片里,列了幾首烏青的詩———那種看起來很像廢話的幾行字,比如:“雞會難過/這時候一隻雞/走過來/說我很難過/雞很難過/我也很難過”。從評論中可以看出,相當一部分網友對烏青並不陌生。
  事實上,早在2012年,身為70後的烏青就因為一個網友在微博上發了他早前的三首作品,而一度走紅網絡,其中包括羅列出自己五個銀行賬號的《假如你真的要給我錢》,以及一度被廣為模仿的:天上的白雲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特別白特白/極其白/賊白/簡直白死了/啊—”
  這儼然成了一個有趣的網絡現象:在一波網友熱烈圍觀後,過幾年另一波網友再度圍觀,以致烏青本人這兩天在微博略帶自嘲地留言:“專業被黑15載,越來越烏青”,“嘲笑嘲笑,人類的需要”。
  烏青:罵我的比例下降了
  如同當年那樣,走紅網絡之後,烏青的詩依然充滿爭議。2012年那次,香港詩人廖偉棠就曾評論,“這樣的詩,唯一價值就是顯示作者語言的貧乏程度已達到極限。”而這次,從“簡直是侮辱文學”到“看完我詩‘性’大發了,我也要去出詩集”……顯然,很多人還是不認可這樣的文字就是“詩”。
  為此,烏青前晚援引詩人楊黎的一段文字回應———“詩,就是超越語言的語言,即廢話”。他對南都記者說,自從1999年至今,他基本上延續了同樣的詩歌創作理念,即使2012年那次一度在網上引發熱議。但兩年過去,他說這次給他的感覺是“罵的比例大約由90%降到了60%”。
  “我感覺這個風格的詩會火,有種萌萌的感覺。”網友“Rui-Jing”表示。
  而在烏青看來,這次給他的感覺是爭論者中有越來越多的90後,他們給人的感覺是更多拋棄了詩的概念,而是“憑感覺”來表達自己喜歡還是不喜歡。對於那些表示自己也可以這樣“寫詩”的人,烏青承認每個人都可以模仿,但重要的是“這過程中有沒有自覺的成分”,“動機是不一樣的”。
  “想看我的手寫詩,看這裡……”昨日,再度火了的烏青把網店地址置頂並留言。  (原標題:天上的白雲依然白,雞很難過……)
創作者介紹

台北吃到飽

ab00abwlr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