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報訊(記者 易朵)“二環邊上,特價現房。”近日,一個名為“和平里八號”的樓盤打出低價甩賣的廣告。
  《法制晚報》記者昨日採訪發現,這個樓盤就是本報去年報道的、山西煤老闆花下近1.3億元買下的和平里錦鴻閣。
  記者調查發現,這些房源曾被集中改為酒店式公寓統一齣租,其間經過至少兩次修改規劃。另外,負責代理該項目的原開發商並不具備二手房買賣的資質。
  探訪
  煤老闆拋售二手房 均價低於周邊
  2013年5月3日,本報曾以《一山西人倆身份 在京買房109套》為題,報道一位山西煤礦主,在東城區和平里花近1.3億元買下錦鴻閣小區B座的109套房子。
  “都是精裝現房,一會兒可以帶您去看樣板間。”昨日,記者來到位於和平里北街東側、緊鄰13號線柳芳站的“和平里八號”,在其一層售樓處,銷售人員小劉介紹,此次推出房源約100套,售價在5.5萬—6萬元/平米。所售房源在一棟樓里,主要是東、西朝向的房子。
  小劉帶記者查看的樣板間是一套76平米、東西朝向的房子,其中的次卧和廚房的隔牆均為透明玻璃。“這個之所以安裝透明玻璃,就是想客廳這邊的採光好一點,實牆的話,進屋還得開燈。”小劉介紹道。
  這些房子都是新房嗎?小劉說,這次銷售的房源其實是一個山西煤老闆在2006年以1萬元/平米左右的價格購買的,而這個項目當時名稱為“錦鴻閣”,就是本報去年報道的小區。現在這些房源為62-110平米的4種戶型。因為是二手房,原先房本下來得又晚,還未滿五年,因此交易免不了稅費。
  “即便是交稅,78平米戶型的兩居也是400多萬,實際成交價在4.8萬—5萬/平米左右。”小劉說。而記者通過走訪周邊中介發現,與“和平里八號”挨著不遠且年份稍近的光熙家園,目前均價在5.4萬-6.1萬/平米。
  報價近6萬,成交價卻不到5萬?“還有各種優惠啊!”小劉說,如果現在確定購買,付完定金每平米有3000元的優惠。如果選的是特價房,還能再優惠4000元,如果能在規定的期限內交齊首付款或全款費用,又能便宜2000元。
  “您自己算算,加起來至少便宜9000元。”小劉說。
  追問
  1
  兩次改規劃
  是否獲批?
  談及價格為何這麼低,小劉透露,業主著急回籠資金,因此才低價甩賣。“這批房一開始做酒店用,現在當住宅賣了。”小劉說。
  記者查詢市住建委網站, “錦鴻閣”於2005年和2006年分別獲兩次預售許可證,開發公司是金政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為70年產權住宅。北京市工商局網站也顯示,在此處經營的三熙商務酒店於2006年獲得了經營許可證。
  如果又從酒店改為住宅,房屋面積是否出現改變?格局和原來一樣嗎?對於記者的疑問,小劉稱,現在的精裝修按照住宅要求做了重新設計裝修,“是改過兩次,但是承重牆肯定不能隨便改。現在跟一開始交房的時候基本是一樣的。”小劉說。
  記者上午致電市規劃委,工作人員稱,如果該酒店此前有經營許可證,說明它獲得了相應規劃用途。但目前的住宅用途,還需要提供規劃號,到原審批處查是否符合。
  2
  多重“產權” 房源屬於誰?
  小劉稱,這些房源的房屋產權並非在這位煤老闆一人名下。“在買房之初,業主用他親戚朋友的名義買的房子,所以你要是買多套的話,是跟不同的人過戶。”
  “但是業主跟這些產權人都簽了代理協議。 ” 小劉說,由於名義業主較多,委托一人統一售賣,代理事宜已經在公證部門進行了公證。
  “一套房源擁有一位名義業主、一位實際業主,外加一個代理銷售,理清三者與房屋間的關係以及三者之間的權屬關係尤為重要。”偉業我愛我家集團市場研究院經理孔丹稱,即使銷售人員表示可以出具相關證明,但是購房人仍需通過專業法律人士來進行辨別,對於房屋是否仍被抵押也需要進一步確認。
  3
  二手房銷售是否違規?
  與新房銷售不同,二手房的銷售要麼由業主個人來辦理,要麼通過專業的中介機構操作。
  在採訪中,小劉說,他是金政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的員工,他幫著山西業主銷售房源。也就是說業主將這百餘套房源交給了原項目開發商,北京金政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代為銷售並辦理後續的貸款、過戶等手續。
  記者查閱北京市企業信用信息網站發現,北京金政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工商註冊信息中確實註明瞭該企業經營範圍包括房地產開發以及銷售商品房。但在市住建委經紀機構備案信息中,卻沒有找到其任何信息,幾位銷售人員的基本情況也沒有記入房地產經紀信用檔案系統。
  據業內人士介紹,北京市2009年發佈的《關於加強北京市房地產經紀機構備案管理的通知》曾指出,凡在本市從事房地產經紀業務的機構,註冊登記經營範圍包括“房地產經紀”項目的,在取得營業執照30日內,應當向所在地的區縣房屋行政管理部門申請辦理備案;房地產經紀機構和經紀人員的基本情況要記入房地產經紀信用檔案系統,並向社會進行公示。
  “如果沒有在城建部門進行備案就代理二手房,表明該開發商在違規銷售二手房。”偉業我愛我家相關負責人稱,相關部門對經紀機構的備案有嚴格監管。現在沒有備案,也就缺少監管,買賣雙方交易也少了保障。文/記者 易朵  (原標題:山西煤老闆 低價拋百套房 為去年本報報道的和平里錦鴻閣 記者調查發現 房屋規劃兩次修改 銷售方無資質)
創作者介紹

台北吃到飽

ab00abwlr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